升维思考 降维行动,帮你提升认知,打造正确投资理念!
发布日期:2022-09-23 14:53    点击次数:57

图片

图片

在投资领域,投资者需要明确自己的对手是谁,赚的是哪一部分钱。虽然胜率几乎是不可预测的,但赔率中却蕴含不可不知的人性。虽然个体是松散的,但群体心理效应强大,可重复性极强,要尽量推理大部分松散的个体在想什么。

1.概率游走

某日我正在写文章,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精致的白点,它的运动轨迹非常特别,这是任何飞虫无法达到的迷幻位移。我饶有兴趣地看了半天,才发现它是一只半透明的、极小的蜘蛛,在凭肉眼无法辨别的细蛛丝中漫步。这么小的蜘蛛,若没有蛛丝,可能看成蚂蚁一类的二维生物,但蛛丝却帮它跳脱,完成很多二维空间里无法完成的事,那隐藏工具却让对手难以发现,这是巨大的智慧。

在心理咨询工作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非常底层的问题:到底要不要挖掘创伤的来源。弗洛伊德理论备受争议的一个点在于早期创伤的不可重复性,人类是容易被暗示的,而记忆是容易被修改的。人类本身就是四维时空中的“时间动物”,从存在的意义上来说,时间就是唯一。就像博物馆里琳琅满目的珍宝,从未真正属于任何一位“主人”,只是被暂时借用和保管。因此,人们对于自我的存续有根深蒂固的迷恋,寻找从何而来是贯穿终生的课题。

由于时间有限,逻辑经验主义的本质是人类节约认识时间的无奈之举。思维是用最经济的方式思考和表达客观世界,因果性只是思维的一种节约方式,物理学公式也是经济性的具体体现,而形而上学的体系是无法证明、无法证伪的同语反复,关键是不要自相矛盾。

有时候,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原因,来理顺后续事件的逻辑,就如佛家的“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在自我探索的意识世界中,真相并非实相,有时候苦苦追寻真相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

从统计学意义上说,所有的现在,都是由一系列偶然在时间线上重组而成(这里的时间线是物理量子意义上的)。每一件客观事物的存在都是百分之百确定的,但也是时间光锥中一系列小概率甚至微概率逃逸之后的奇迹。这是物理学平行宇宙的基石,每一个节点中的不同概率游走会创造出真正无穷的平行存在。

这样,人类本能中的小概率迷恋就不难解释了。

举个例子:6月25日,第22071期超级大乐透开奖,特等奖全部花落肇庆,总奖金4.48亿元,且极有可能是一位彩民独得。对个体而言这是极小概率事件,但总会有人得到,而且随着全局次数的积累,还会不断有人得到更多的金额。所以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单个事件,随着时间和次数的积累,都一定会发生,这是一种确定性偏见,用无限的次数博取确定性的出现。这种示范作用,会让我们轻易地联系到自己身上。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市场中总有资深投资人折戟了。投资就是与本能作战,稍有疏忽,就会陷入永久损失的凹陷中,这个凹陷生于人性,也会作用于人性,很多投资者一蹶不振的根本原因不在资金层面,而在心理层面。

2.凯利公式

人们希望通过限定范围内的绝对理性来对抗人性,于是将目光投向数学、统计学甚至物理学,凯利公式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创新之一。在投资局势明朗,也就是至少有一个可确定概率的情况下,凯利公式成立。但投资中的最大谜团就在于不确定性,这甚至是宇宙最深的秘密。

很多人想用设定的赔率、胜率得到笃定的投资结果,但归根结底,这是一种愿望而非现实。人们太多的心理痛苦在于把想象和现实混淆,要求自己和他人一定要达到心中的状态,拒绝接受不如愿的客观存在,这是现代式的刻舟求剑。

从单次投资看,投资者投入的本金是一个笃定的点,这是大爆炸的基点,也是投资宇宙的一维概念。

海森堡不确定性推理告诉我们,投资者的客观胜率几乎是不可预测的,甚至连两点之间的相关性都是无法确定的,太多的混淆变量和杂音无法剔除,这是存在意义上的后验。也就是说,这是投资宇宙中的二维平面概念,在平面上才可以谈延伸。用现在对过去的回顾笃定未来的确定性,是一种狂妄的傲慢,而傲慢往往是湮灭的终极原因。

相比其他投资标的,期货投资有自身特性,因为与实体物质紧密相连,必然受客观规律的限制,这是投资宇宙中的三维空间概念,就像折叠书,翻开后平面就会变成立体的场景。

这里的限制也是一种相对性,我们只知道A与B之间存在差距,却无法衡量AB的绝对空间,也无法知道绝对差距,纵然如此,概率丛林依然为我们提供了无比稀缺的确定性,再加入时间(绝大多数人不会只做一次投资),就进入了四维时空,也就是说,每一次投资决策, 网课平台都会翻新本金金额,需要重新确定投入比例和胜率、赔率。

即便选择非常少,进行四维时空决策也是非常困难的。比如在超市排队,有两队,你觉得自己的队伍比较慢,要不要换呢?若每次换队的赔率都在更新,可能还有其他损耗(引起他人不满等),或者每段时间两边领先的客观现象在变动,增加了预测难度呢?

万幸,对此我们并非无能为力。《三体》中高等文明最有力的武器是维度,二向箔一出,整个星系都成为梵高画作。投资中也一样,有一些困境是维度困境,最强大的就是头脑武装,升级内在维度思考,行动上则要极简降维,争取一击即中,从而在有限的时间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3.马尔科夫链

俄国数学家马尔科夫研究并提出用数学方法解释自然变化的一般规律模型,即马尔科夫链。它是状态空间中一个状态到另一个状态转换的随机过程,该过程要求具备“无记忆性”,即下一状态的概率分布只能由当前状态决定,在时间序列中它前面的事件均与之无关。这种特定类型的“无记忆性”称作马尔科夫性质。心理学中的正念疗法正是这一模型的意念运用,过去的信息都被保存到了现在,从过往反复的自我批判中跳脱出来,将原本被内耗的能量注入当下,营造独立于过去的未来。事实上,在我们生存的宇宙中,由于现阶段光速的不可超越性,过去不可能冲破光锥平面作用于未来,甚至决定未来的并非全部的现在,而只是有限的一小部分。

积极心理学鼻祖阿德勒不承认心理障碍的存在,他认为所有的问题都是原因,也就是说这个状态就是我们想要达到的。这也带来了一定的好处,领悟到这些,就不能躲在“过去”的庇护下找原因,而要尽可能地把握现有资源,不抗拒现实,让意志与之和谐,忘掉那些你无法改变的事情,专注于你能够改变的事情上。

无论拿到的牌多差,都要尽力打出去,决定下一把输赢的,是极少数打出去的牌以及对对手底牌的计算和表情动机的识别,这就引出了下一个概念。

4.贝叶斯思维

经典概率是一个确定的值,通过多次重复并记录发生率来衡量,前提是:结果虽不确定但可复现,才能得出经典概率。这是一种非常理想化的情况,现实世界中有大量无法重复的现象,而人本身是非全知的,获取的信息也不全面,往往只能在信息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作出好的预测。“知识”并不是真理,而是一种开放的态度,是不断发展修正的动态信念,通过实验和观察不断积累经验,修正已有的信念,让“知识”臻于至善。

因此,贝叶斯框架应运而生。科学永远也绝不应该成为一种信仰。思想是无限的,客观真理只有一个,面目却变幻莫测,正所谓“法象万千”。能力、时间有限的我们如何不断接近唯一真理呢?贝叶斯从另一个哲学角度给出了解答,从而重新定义了概率,即概率是个人的主观概念,是对某个事物能否发生的相信程度。通过观测到的数据对结果进行更新,从而得到更为准确的估计。

贝叶斯法则认为,随机事件发生的概率随着相关条件的发生而改变,主观概率随着相关证据的发现而改变。当正相关条件发生时,条件概率上调,当负相关条件发生时,条件概率下调。当有利证据出现时,主观概率上调,当不利证据出现时,主观概率下调。这是非常具有开放态度的思想,非常适合高度不确定性的情境。每个点无限叠加在时间轴上移动,生命就是一个个孤立点连续移动的状态,事件是连续决策过程,我们不需要知道规律是什么,只要规律存在,就可以利用。正如鸟儿并不知道飞行原理,但可以通过一次次的尝试学会飞翔。

贝叶斯思想鼓励通过主动出击、主动试错,迅速接近成功。贝叶斯理论和贝叶斯概率通过考克斯定理、Jaynes的最大熵原理以及荷兰书论证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很多应用中,贝叶斯方法更为普适,也较频率概率更能得出好的结果。主动试错是有方向性的,因为宇宙是无限的,而我们是有限的。所以,为了提升投资效率,我们需要更有力的辅助——奥卡姆剃刀。

5.奥卡姆剃刀

如果你研究历史,就会为人类的渺小顽强而感动。宇宙本身就是奇迹,生命更是无限迭代奇迹中的奇迹。为了在几乎不存在的概率游走夹缝中幸存,我们必须小心翼翼。因此,悲观主义者全面思考,不断计算最差的情况,并做好应对,是一种智慧,也是亿万年存活的关键,它植根于生物本能中,根深蒂固且力量强大。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存活的威胁逐渐降低,此消彼长为另一种挑战:如何从信息洪流中筛选出最有效的方面,即“抓主要矛盾”。

奥卡姆剃刀定律又称“奥康的剃刀”,是十四世纪英格兰逻辑学家、圣方济各会修士,来自奥卡姆的威廉提出的,核心为“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简单有效原理”。奥卡姆剃刀使科学、哲学从宗教中彻底分离出来,引发了始于欧洲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科学革命。他在《箴言书注》中写道:“切勿浪费较多东西去做,用较少的东西同样可以做好的事情。”

在投资领域,正因为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所以将奥卡姆剃刀狠狠落在行动上,才是最凌厉的武器。

先看一则笑话:两个人去露营,正准备睡觉,远远看到一头大熊,一个人赤脚就跑,另一个人在穿鞋,赤脚的人大喊“穿什么鞋啊,为什么不跑”,另一个人回答“我不用跑那么快,只要跑过你就行了”。的确,野外杂草丛生,不穿鞋的人能跑多快、跑多远呢?牺牲一点点穿鞋的时间,却可以换来重要装备。

在投资领域,投资者需要明确自己的对手是谁,赚的是哪一部分钱。所有决策的基石是信息的占有,信息的获得则基于感官经验,但如果你学过心理学就会发现,虽然个体是松散的,但群体心理效应强大,可重复性极强。如果感官经验恰恰在欺骗我们,决策还会有效吗?从传播学中可以知道,任何信息的表达都是主观动机的结果,这是非常自然的,我们的每句话、每个动作背后都有一定的目的性,如果我们感知到的只是对手想让我们感知的,反应的有效性会大打折扣,因为对方已经预判了你的预判。

虽然胜率几乎是不可预测的,但赔率中却蕴含不可不知的人性,不要预设自己的定位,要尽量去推理大部分松散的个体在想什么。回到凯利公式,其终极应用并不是确定性的计算,而是回到问题本身,用无限的次数博取一个确定性的出现,帮助投资者延长经历时间,增加期望值为正时的“遍历性”。

人们能否随意进行时间穿梭?某种意义上是可以的。如前文所述,时间有两个意义,一个是感知的时间,这是人自己划分的,另一个是已经形成的量子场长期作用的结果。思想是无限的,可以打破任何桎梏,正如三维空间的人类,可以通过学习想象多维空间。在内在世界中,你可以随意进入过去,通过改变过去的理解重塑这件事以及后续的逻辑,你还可以进入未来,站在某个点上设想现在,可以通过记忆宫殿进入任何场所,通过学习、训练随心所欲地在内心完成时空穿梭。

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改变一个人、一件事,以及对现状有什么逻辑溯源。复盘的唯一意义是立足现在,得到教训,得到方向,从而创造下一个时间点更好的可能性和更多的选择权。

“做自己”和“固执任性”的区别是什么?“做自己”就是绝不迷恋、纠结于过往的“要是怎样就好了”,而是着眼于现在,着眼于可以抓住的资源和机会,尽力而为。未来的某个时点可能会觉得此刻的自己幼稚浅薄,这种感觉本身就是最好的褒奖和获得。治愈我们的,不是那虚幻的“以后就好了”,不是感知中的时间,而是那个绝不屈服、永不后悔的自己。

这样的我,才是独一无二的,才不枉此生“做自己”。

知识链接:

凯利公式:是一个在期望净收益为正的独立重复投资中,使本金的长期增长率最大化的投注策略。该公式是约翰·拉里·凯利在《贝尔系统技术期刊》上发表的,可以用来计算每次游戏中应投注的资金比例。

马尔可夫链:俄国数学家安德雷·马尔可夫提出的,第一个从理论上被提出并加以研究的随机过程模型。为了证明随机变量间的独立性不是弱大数定律和中心极限定理成立的必要条件,马尔可夫构造了一个按条件概率相互依赖的随机过程,并证明其在一定条件下收敛于一组向量,该随机过程被称为马尔可夫链。

贝叶斯定理:是英国学者贝叶斯提出的关于随机事件A和B的条件概率或边缘概率的一则定理,指当分析样本大到接近总体数时,样本中事件发生的概率将接近于总体中事件发生的概率。但行为经济学家发现,人们在决策过程中往往并不遵循贝叶斯规律,而是给予最近发生的事件和最新的经验更多的权值。由于心理偏差的存在,投资者在决策判断时并非绝对理性,会行为偏差,进而影响资本市场价格的变动。

奥卡姆剃刀定律:即简单有效原理。十四世纪,来自奥卡姆的威廉对当时无休止的关于“共相”“本质”的争吵感到厌倦,于是著书立说,宣传只承认确实存在的东西,认为那些空洞无物的普遍性要领都是无用的,应当被无情“剃除”。他主张的“思维经济原则”概括起来就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人们为了纪念他把这句话称为奥卡姆剃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